魔兽争霸什么时候出手游
 
3月15日·廈門丨磐基 藝術展是你最能消費得起的奢侈品
來源:原創 | 作者:貓廈 | 發布時間: 2019-03-14 | 161 次瀏覽 | 分享到:
白盒子藝術館特別策劃的《從邊緣切入——五個藝術家的個案》15日下午在藝術廈門磐基藝術中心開幕!
磐基名品中心是廈門奢侈品云集的地標,藝術收藏或許隸屬于權貴,3月15日在藝術廈門磐基藝術中心啟幕的藝術展卻是你最能消費得起的奢侈品。而且這絕不僅僅是無關痛癢的美的愉悅,而是表達當下生命個體的普遍傷痛,那些關于痛苦,關于掙扎,關于困惑,關于希望…






這次展覽的五位藝術家,最年輕的也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最年長的李向陽老師去年剛剛過世,享年61歲。這次展出的30件作品是他們新近十年創作的,長久凝望他們的作品,我似乎看到了藝術品作為心理治療的功效,通過數十年如一日的創作,他們的傷口正在愈合,從年少輕狂的激進到日漸平復,藝術家治愈了自己的同時或許也無形中治愈了紅塵中正在困惑中的你……




李向陽:“創傷正在愈合”




	
	
	
	

1957年生于北京 1978-1981就讀于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 之后就讀于羅馬電影實驗中心和羅馬美術學院 1981—2005年在意大利學習和生活了24年 2018年9月17日因病去世,享年61歲


我們先來看看李向陽老師的作品,在五位藝術家作品中,他的作品是最抽象的。事實上,他在抽象繪畫領域已經探索了三十余年,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意大利著名藝評家就發表文章《過分的李向陽》就盛贊他的繪畫,同年他的個展海報還登上了意大利國際著名雜志《藝術快訊》,全球知名策展人奧利瓦在2011年也曾為其撰文《在繪畫時間中的空間》。





他的繪畫形態在業界又被稱為”軟邊材料抽象“。在他作品的基底,我們可以看見商業社會司空見慣的塑料布、報紙和顏料桶金屬蓋等現成拼貼實物材料,被縱橫交錯或黑或紅的寬線條層層覆蓋,強烈的視覺沖擊力以及呼之欲出的生命熱情,令人過目不忘。去年在白盒子藝術館舉辦個展后,他的創作愈發揮灑自如,創作尺幅也越來越大,形成了畫面自有的符號,如這次展出作品呈現的U型符號,遺憾的是他剛形成自己的符號就過世了。



無題,布面油彩,200×400cm,2018


這是一個窮盡一生都在進行繪畫探索的藝術家,策展人曹茂超說他一輩子只做三件事:讀書、思考、畫畫;在意大利生活24年,不懂紅酒,只專注于創作,他的姐姐把他當小孩一樣,一直叨念他買書沒有節制。白盒子藝術館孫永增館長也曾在微信朋友圈如此悼念道:


李向陽工作室

圖片來自于白盒子藝術館館長孫永增


向陽的工作室是我見到最小的工作室之一,進門只有一個站著畫畫的地兒,幾次請我來看畫從未入過座,也沒有茶水相待,事實也沒有可以坐下來聊的地方,每次都是站著直入主題聊畫兒,聊完即走,我依然私下跟人講他是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保持著一種純粹的思考和創作狀態。

向倪瓚致敬2,布面油彩,塑料,70×90cm,2017


他曾在他的工作室對著他的作品說:“創傷正在愈合!”,他用藝術治愈了自己席卷在中西文化沖突帶來的精神分裂陣痛,也在持續投入藝術創作中,將自己的一生活成了孩童的純粹狀態。這大約是人活成的最好樣子的典范吧,他的生命智慧就結晶在他的藝術中,值得你長時間細細觀賞,慢慢回味……




張旭東:欲望男女的“異色”揮灑




1966年出生于遼寧省

1988年畢業于魯迅美術學院

1993年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四工作室進修

現生活、工作于北京、遼寧


如果說李向陽老師是忘我的純粹,張旭東老師則傾向于熱烈地在紅塵中打滾。早年他偏居遼寧葫蘆島,大海的波浪翻滾著他的豪爽與熱情,他的畫作中一點都不掩飾對女性身體以及名山大川海島的追逐,色彩肆意癲狂,初看你會心花怒放,看久了會熱淚盈眶,是用以樂寫哀的表現性油畫語言來直抵當代人獲得欲望滿足后泛濫出流離失所的空虛感。正如張愛玲所言: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子,上面爬滿了虱子。


自由和孤獨是一把雙刃劍,張旭東的作品就像一面鏡子,赤裸裸地照見被欲望焦灼的都市男女。在這個“物質與性”越來越便捷的時代,給予了放縱欲望最大的宣泄出口,人類擁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卻也因此陷入了一種孤獨茫然之中。這是這個時代不可避免的生存困境,藝術家張旭東敏銳的捕捉到了這種病態并予以呈現,看著他們從絢爛走向糜爛,畫面由此洶涌出生命的動感。




彩色山2號,布面油畫,100×80cm,2017


盡管對物欲橫流的批判不絕于耳,張旭東的表現手法卻很獨特。他巧妙地將人的曲線與山川海島做了一個融合,看似是山川海島,卻又像一張張面孔累堆而成,喧囂嘈雜的都市與遠離塵囂的自然模糊了界限,或許寓意著桃花源并不存在,這是一種近乎自虐的暴力美學。出口在哪里?留待到訪的每一個觀者探尋吧……




劉芯濤:黑夜中尋找光明



1968年生于四川西昌
1992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獲學士學位
現任樂山師院美術學院副教授

工作生活于北京和樂山


對于現實的揭露,比之張旭東濃烈色彩下的恣意張揚,劉芯濤則像一個幽靈,穿梭在黑夜都市的每一個角落,褪去了白天的光鮮亮麗,夜晚不為人知的一面跟著浮現出來……




潰夜2008-14# ,布面油畫,150×200cm,2008


在他的畫作中,通常是頹敗惡劣的室外公共空間與溫暖的室內私密空間形成強烈的反差,你看這幅一束車燈照亮的都市街道一角,散落一地的垃圾堆旁是空空如也的垃圾桶,百合盡管盛放卻頹敗地倒在角落,一對男女看似緊緊相擁卻顯得格外的疏離,似乎暗喻著親密的背后未必是熟悉,也有可能是陌生人,都市的“潰”夜一覽無遺。



劉芯濤《房間》之二 2015年作

120×90cm


進入室內私密空間,盡管環境優渥,卻并不溫暖明媚,杵在角落的一個人似乎訴說著無處不在的寂寥與失落。劉芯濤在《暗光》中自述:


我在暗夜總能尋找到一些光,無論它們來自于廣場、街頭、還是室內……在有光的地方總能尋找到一絲溫暖和安慰,也或許是孤獨的,迷茫的,失落的……片斷的,但有光就有目光所及的希望和想象,很多暗夜我們穿梭在街道,迎接微光穿過我們的身體,若隱若現……最終我們不得不在光的引領下蜷縮在床單上,想象白日的風度,時光與青春交替成長,暗光是你在生命中可以捕捉到的風景……


如果說張旭東的作品,絢爛背后是糜爛,劉芯濤盡管也揭示了急劇城市化浪潮席卷下個體的不知所措,如他所言,他在暗夜中卻總能尋找到一些光,正對應著顧城的那句名言,“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尋找光明”,他的灰色畫面下分明張揚的是明媚的情緒,脫陳出新,猶如電影結束后的彩蛋,給人一絲驚喜與期盼。




顧小平:回歸“從前慢”的守望



1969年生于江蘇揚州

先后就讀于華東師范大學和南京藝術學院 

現工作生活于北京


顧小平老師這次展出的這組作品稱之為“行走的墨線”,套用現在風靡的說法是“性冷淡風”,遠遠望去就像霧氣蒙蒙的早晨抑或波瀾不驚的湖面,看久了內心會歸于平靜,“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如果說長時間看畫也是一種修行,那么顧小平的這組作品是有靜心的功效。




事實上,這是藝術家以傳統木工的墨斗工具為筆,通過反復的身體行走,在白紙上一條條彈奏出來的。每彈奏出一條墨線,都要重新安排墨線的位置,大約沒有比這更緩慢的行走了,一不小心“墨汁”繃花了白紙就要作廢,能留下干凈的畫面很是難得。


這批“行走的墨線”的系列作品的其實指向了水墨為媒介創作的傳統與當代的兩級,他利用了具有傳統符號的實物媒介轉換出最當代的繪畫語言,具體來說他將現成品、身體、畫面三者之間進行了有機的結合,把傳統水墨創作中追求用筆與氣韻的一手經驗轉化為一種可操控的機械的復數語言。

——策展人曹茂超



策展人曹茂超介紹,顧小平早年在南京是個特別激進的藝術家,曾在夜里跑到南京長江大橋,召集友人脫掉衣服復制了紅光亮的革命志士雕塑的動作,拍攝了一組觀念攝影作品。面對傳統的桎梏,早年他是通過比較直接,甚至極端的手段,那是無所顧忌的青春年少。

行走的墨線 2015012,紙本,墨斗線,150×150cm,2015


從南京北漂后,或許感慨于城市化進程的急速發展,或是人生閱歷上的沉淀,顧小平的藝術風格上發生了大轉變,從而創作出了這組“行走的墨線”作品。看這組作品就像看人生,從絢爛歸于平靜,誰說安于平凡不也是一種偉大呢?




楊勁松:關于山水的有限與無限性



1971年生于中國重慶

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

任教于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

現工作生活于北京、重慶


與顧小平的作品有異曲同工之妙,看楊勁松老師畫下的大海、山川、云林,看久了內心也會歸于平靜。這是他用毛筆在油畫布上繪制出的大自然,有別于中國傳統文人畫的“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楊勁松筆下的萬物似乎沒有情緒,是保持著很客觀的筆觸,萬物皆有性靈,為何它們要依附人的情感而存在呢?




水之十二,布面油畫,125x155cm,2018


楊勁松筆下的山水盡管框在畫布內,但是卻自有一股流動在,你會產生無限的遐想,是山外有山,小河流淌成大海的無限壯闊。這是他停滯畫筆十年而呈現的風貌,事實上他早年也很激進,敏感于社會發展的變革以及沖突,他用“開膛破肚”的西瓜以及魚肚來象征血淋淋的現實,這次展出的作品是他從13年起開始創作的,所謂藝術人生,大約就是這個理吧?



云之八,布面油畫,200x200cm,2018


年初《三聯生活周刊》刊登的《我們如何接近藝術》一文中,提到《藝術與人生的終極目標》提到人類有四種需求:為了生存,為了愉悅,為了被認可,以及完整地感知這個世界。其中第四種需求由于現代社會人類忙著求生存而無暇顧及,然而由于個體經驗以及認知的匱乏,我們永遠也無法完整地活在當下,也從未能真正理解死亡為何意,藝術恰好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模型,示范我們去整合我們分裂的記憶、思想、沖動和期待。


蕓蕓眾生中,我們是如此平凡與渺小,但只要有足夠耐心以及專注,即便是日常中最司空見慣的事物,一旦啟動藝術的眼光,這個標準化的時代就會在你的眼前重新組合,煥發出你獨一無二的世界,這或許就是藝術展存在的意義。


本次展覽地點為藝術廈門磐基藝術中心,廈門磐基名品中心七樓。展覽時間從2019年3月15日持續至5月20日,早上10:00-下午18:00開放,周一閉館,18:00之后看展請提前預約 13859994084,3月15日、3月17日下午15:00-18:00僅對定向邀約藏家開放,磐基名品中心黑金卡及黑鉆卡尊享免費觀展權益,想來看這次展覽請戳鏈接 從邊緣切入——當代繪畫的五個個案 或者文末閱讀原文購買喲~



魔兽争霸什么时候出手游 王者荣耀妲己被扒了一件不剩 2011年福州站街女信息 幸运飞艇百分之95胜率计划 石家庄按摩小姐 时时彩后一三码 pk10手机人工计划软件 中信彩票能玩吗c 众乐游棋牌 创富彩票专业版下载 欢乐斗地主腾讯游戏 长春按摩店有服务吗 宝赢系统时时彩 北京pk10下载苹果 北京pk赛车6码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