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争霸什么时候出手游
 
巴塞爾在香港割韭菜,中國藝博會將何去何從?
來源: | 作者:藝術廈門 | 發布時間: 2018-07-25 | 1057 次瀏覽 | 分享到:

Art Basel HK已經過去整整一周了,Lévy Gorvy畫廊以3500萬美元賣出抽象表現主義大師威廉· 德·庫寧作品(Willem de Kooning)
《無題XII》早已不再是藝術圈內津津樂道的新聞。
即將到來的
藝術成都藝術北京ART 021(北京)ART AMOY 藝術廈門逐漸被提上日程。
短期內四場展會,無論是一線城市的博覽會,或是新興的區域化博覽會,都面臨著時間和地域上的競爭。



威廉·德·庫寧(Williem de Kooning)

《無題XII》,1975年

3500萬美元


短期內如此之多的藝博會固然讓畫廊主、藏家疲于奔命般的趕場,
真正高質量的藝博會又怎能忍心錯過!



2018 Art Basel HK 現場



什么樣的藝博會才是高質量的藝博會?


也許透過Art Basel HK我們會看到一些答案。


如今藝博會不僅數量上在增多,舉辦地區也在不斷變廣。
并且藝博會承擔著畫廊銷售業績的重要份額,
可以說如今的
藝博會已是藝術市場的重要根據地。


藝博會具整合資源的優勢,無論是打出人生第一件收藏品的旗號,
還是對各式不同類型的藏家制定不同的成交方案,或推動一個全新的藝博會聯動拍賣,
各大城市藝博會都在提供高質量的藝術品的基礎上,刺激藝術消費,促進藝術品交易。


1



擋不住的藝術大回歸



Art Basel HK全球最大的藝術展之一,堪稱全亞洲的頭號藝術盛事。
展會的作品展示了現代藝術與當代藝術的最高水平。


2018香港會展中心兩層展廳,大量的架上繪畫不言而喻的預示著當代藝術的發展方向。



Art Basel HK結束后要轉戰Art Amoy藝術廈門的索卡藝術中心以洪凌、
毛旭輝、張英楠、趙博四位藝術家亮相,四位藝術家都是中國實力派代表人物,
展廳中尤為矚目,圖為藝術廈門執行總裁滕麗與索卡藝術中心的負責人。



Art Basel HK蘇笑柏的大漆為材質的作品


漆畫是閩南地區的重要繪畫品類,2018Art Amoy 藝術廈門將推出漆畫專區,
讓古老又當代的大漆藝術為更多人欣賞收藏。


Art Basel HK彭薇作品

Art Basel HK尚揚作品


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已由最初純粹模仿西方當代藝術的形式與內容到逐漸反思、
回歸、融合本土傳統文化元素進行創作實踐。


與Art Basel HK同期舉辦的保利拍賣,趙無極作品甲骨文系列《大地無形》拍出1.55億港元高價,
也印證了一點,趙無極的作品富有表現力飄逸玄遠的東方心性。


趙無極《大地無形》200.4cm x 162.3 cm

1956-1957年作油彩 畫布


同時,第57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中國館策展人當代藝術家邱志杰以 
“不息”(Continuum – Generation by Generation)為主題的展覽,
提出
中國藝術“不息”的力量來自精英與民間的互動,
來自代際傳遞的師承,來自積極的合作。



邱志杰指出當代藝術需要從民間藝術中找到革新的力量,需要從中國傳統藝術中尋找思想根源,
那個“當代藝術必須魯莽滅裂,必須蒼白而貧乏,
必須深奧晦澀不可理喻”的時代已經過去,
隨之而來的是真正屬于中國本身土地上生長起來的,
連續中國文化脈絡,又兼有當代社會思考的藝術形態。


無獨有偶2018ART AMOY 藝術廈門策展人林苒也會推出“藝與術·匠心藝品”。
女藝術家與女匠人邀請展在“藝”與“術”之間,
女畫家以藝術作品引領我們用她們的眼睛看待世界;
女匠人(女設計師)則是為我們提供更動人唯美的生活美學樣式。


2017藝術廈門博覽會現場


而五月的ART 021(北京)的定位也是以二十世紀中西方經典藝術為主的“經典藝術”。

值得一提的是偏安一隅的“ART AMOY 藝術廈門”一直以來都是以開放的姿態、
學術的精神、國際的視野來舉辦博覽會。
2018藝術廈門博覽會清晰的分了經典藝術、當代藝術、公共藝術區幾個板塊,
以經典的傳統藝術對話當下前沿藝術
在傳統中找尋當代藝術的支點
這無疑是對當下藝術發展的一個清晰的定位。


2



平衡商業與學術


藝博會的成敗固然是以市場占重大比例的,
但更專業、更學術一直以來都是各大藝博會的目標,Art Basel也不例外。


Art Basel 當今世界公認的水平最高的藝術博覽會,
被譽為“世界藝博會之冠”,每一屆覽會都在商業與學術中尋找平衡。


Art Basel HK首年的展會就已推出“光映現場”(Film),
并請來駐北京及蘇黎世并身兼策展人、
多媒體藝術家及制作人三職的李振華擔任策展人。
除此之外,展會還舉辦了以與巴塞爾藝術展對話(Conversations)及沙龍漫談(Salon)為主的一系列公眾參與項目。 


策展角落展區是第二次亮相Art Basel HK,展示了現當代及當代藝術史上重要時期的作用。


Art Basel HK 《蛙王書法店》 

多媒體互動裝置


更專業,更學術一直是藝術廈門不懈的追求!


2018ART AMOY 藝術廈門推出策展人計劃

由ART AMOY 2018與亞洲現場藝術中心共同推出了藝術項目“前哨”。
組織當代藝術家
何晉渭郭晉魏言張瀕何劍在廈門考察、創作,
并關注廈門的歷史、地緣、區域、變遷、移民、文化、融合、地方志等問題,最終以展覽的形成呈現。


 2018香港保利拍賣預展 郭晉作品 



何晉渭《小區.花叢中》60x80cm 

2017年至2018年

著名策展人、批評家夏可君博士組織策劃名為“虛色藝術”的主題展。
屆時將呈現給大家一個不一樣的當代藝術大展!


參展藝術家(排名不分先后)

陳九、桑火堯、南溪、田衛、王愛君、湯志義、伊玄、劉婷、謝儒杰、王牧羽、丁國濤、金鋒。



湯志義《時間的塵埃1》200cmX180cm 

天然大漆 蛋殼 金屬箔


3



用藝術滋養一座城


1970年,首屆Art Basel 是由瑞士巴塞爾的三家畫廊決定聯合發起一場藝術博覽會,
當年有來自全球10個國家的90家畫廊參展,共吸引了約1萬6千名觀眾前來參觀。
而如今每年參觀的人數都超過十萬!


2017Art Basel 


如果沒有Art Basel ,有多少人會去那個只有16萬人口的小城市?


2013年Art Basel HK掀開亞洲新一頁,推出首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為世界打開亞太藝術之門。


作為專業性的博覽會形態,藝術博覽會從一開始就與某種地理基礎密切相關,
或者說地理基礎對藝術博覽會的外觀和模式形成過程皆具有決定性意義。


然而,藝博會的發展和對城市的影響力已遠遠超過了藝博會本身,
縱觀全球以城市為名的藝博會,不僅成為一座城市文化藝術名片,也帶了很多人氣和商機。



香港街拍


香港作為自由貿易港在藝術品交易上有著得天獨厚的便利條件,
但就香港城市本身也許并沒有太多的競爭優勢。狹窄的街道,以及無所不在的排隊。
往往讓人焦頭爛額。
從2008年香港藝博會到如今的香港巴塞爾,

短短十年時間城市地位和經濟方面總體上一直在衰退的香港在藝術市場方面卻是翻天覆地的暴漲,
香港無疑已成為亞太地區藝術市場的首善之區!



廈門,這座清新怡人的“海上花園”,一直以文藝、浪漫的形象吸引著無數人來到這里,
感受蘊涵在這座城市中烏托邦式的詩意。


新世紀之后,全球化時代的到來讓世界的博弈已不再只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
城市之間的競爭將逐漸成為未來世界的潮流。而文化藝術是城市的靈魂,
國內一線和發展快速的城市都有以城市為名的藝博會,

因此,以城市為背景的藝博會的發展已變得極為重要,
成為所有城市管理者所關注的話題。



4



我們需要國際一流藝博會品牌


今年Art Basel HK“藝廊薈萃”板塊196家參展畫廊中,
真正中國大陸本土血統的畫廊僅有
11家,
日韓港臺加亞太其它地區也不過三十余家,
參展的作品主要是西方西方藝術家為主。
因此,雖然展會地處香港但還是西方化的藝博會。


2018 Art Basel HK 現場


細數國內的藝博會,首屆藝術成都暫且不提,
藝術北京、中藝博、ART021、藝術深圳、西岸藝博會等雖然也人流涌動,
但都沒有成為國際一流藝博會品牌,能與Art Basel一爭高下,
最優質藏家資源、畫廊資源、藝術家資源都被西方所霸占。



Art Central 現場


吐槽帝梁克剛在最近的文章中寫道:我們在香港巴塞爾狂歡興奮之余,是否意識到,
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全球最具潛力和成長性的藝術市場和藝術生產資源都拱手讓給了歐美藝術圈的大莊家們!


在真的“狼來了”之前,我們沒有培養起自己的國際一流藝博會品牌。


沒有創辦出自己的國際頂尖畫廊品牌。沒有培養出自己的國際藝術巨星。


我們的藏家被歐美大牌畫廊勾走了,我們最好的藝術家也被歐美的大牌畫廊簽走了。
而且還將不斷地向歐美大牌畫廊輸送一代又一代優秀的藝術家。


我們最好的畫廊也僅僅是別人頂尖藝博會中邊緣與尷尬的存在,
還要為有限的幾個入場名額爭得頭破血流。
要知道這可是在咱們家門口舉辦的藝博會啊!


在感嘆巴塞爾在我們家門口割韭菜的同時,
我們不得不思考:
每個藝博會都不能對新的挑戰視而不見,
如果想要在這個永遠充滿競爭的環境里生存下去,就必須學會適應。
國內藝術博覽會的激增,不能只在數量上,還要有能不斷持續下去的品牌,
讓世界級的畫廊、藝術機構趨之若鶩。
藝博會要有能夠取代參展畫廊自己的品牌的效應。


5



一個不一樣的藝術廈門


藝術廈門每一年都在進步。


藝術廈門博覽會在各種質疑聲中也迎來了第四屆,
在場地、面積、展位數、成交量、參展商逐年穩步遞增的同時,
參展商的質量也不斷提高。


2018Art Amoy藝術廈門區別與其他單一當代藝博會,海納百川、規劃有序。


當代區與經典區進行對話——有中國特色的博覽會


當代區以畫廊為主體,除了來自中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香港、臺灣的畫廊的強大陣容
還有韓國、瑞典、德國、日本的國際畫廊。


我們保留了中國繪畫經典區,不求答案,旨在給大家提出問題,
傳統繪畫語言在當今到底何去何從?是該摒棄還是傳承,
在當今藝博會上是否該有一席之地?


同時,我們也提出另一個問題,是否中國的藝博會只是在做西方藝博會的復制?
一個兼具學術與市場、兼具畫廊與個展、主題展、
當代與經典共存的綜合性藝博會未來是該具體分解還是并存下去?

魔兽争霸什么时候出手游 新彩网合法吗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幸运飞艇有哪些技巧和规律 押庄龙虎刷流水技巧 为什么玩时时彩很少赢 篮球比赛直播 快三怎么看大小单双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 郑州按摩会所上班时间列表 pc软件 手机玩牛牛赢钱技巧 白小姐3肖6码期期准 安徽时时一天几期 gt在线娱乐